专业团队 __

OUR TEAM

刘鑫 律师

职位:督导律师

十年时间专注于征地拆迁领域,在征地拆迁领域具有丰富的实战经验,谈判专家,尤其擅长与政府谈判,能以最快速度帮助委托人争取到最大限度合法合理补偿。代理案件不光能做到尽职尽责,更能做到尽心尽力,所代理案件从未有过投诉或委托人不满意等情况。


  典型案例:

  1. 温州市苍南县土地征收,征收方“以拆代征”,通过行政复议撤销了行政处罚决定书,后配合当事人谈判签订征收补偿协议,2019年5月结案,补偿从30多万提高到2套房+68万;

  2.甘肃省兰州市土地征收,未签订协议情况下强制拆除,向省政府提起行政复议,要求确认强拆行为违法,提起复议后征收方与当事人进行谈判,于2018年12月签订协议结案,补偿从无补偿提高到2套房无货币;

  2. 广东省韶关市土地征收,仅仅启动了信息公开工作,征收方知道律师介入后与当事人进行协商,当事人告知团队补偿已非常满意并签订协议结案;

  4.安徽省合肥市2018年9月委托,门面房拆迁,补偿标准过低,通过团队信息公开调取周边商品房综合价格后与征收方进行谈判,签订协议结案,补偿从86万提高至1:1产权调换+32万;

  5.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,养殖场搬迁,无征收项目,因水库泄洪区自愿搬迁。补偿过低未达成一直,遂对方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,后团队通过行政复议要求撤销该出发决定。提起行政复议后对方与当事人进行协商,签订协议结案,补偿从42万提高至140万+;

  6.广东省深圳市,因地铁6号线项目征收。补偿未达成一致后宝安区城市规划局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,要求自行拆除房屋,团队向宝安区政府提起行政复议,被驳回。后提起行政诉讼,撤销了行政处罚决定及行政复议决定,后通过协商达成一致并签订协议结案;

  7.山东济南(5户),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,起诉撤销征收决定被驳回,起诉撤销征收补偿决定时征收方与当事人进行协商,后签订协议结案,补偿从无照房不予补偿提高至1:1补偿+70万;

  8.重庆璧山,土地征收,仅仅启动了信息公开工作,后征收方邀请律师到重庆进行协商谈判,签订协议结案;

  9. 甘肃陇南(5户),土地征收,补偿标准过低,当事人曾因阻碍施工被行政拘留,律师介入后通过调取证据确定土地综合区片价格,后通过协商签订协议结案;

  10. 10.黑龙江大庆(7户),龙凤区违法建筑别墅拆除项目,因别墅全部建在耕地上,律师介入后第一时间与区政府取得联系,争取到接近成本的补偿后做好当事人思想工作,后双方达成一直结案;

  11. 陕西西安,农家乐违法建筑拆除,当事人系镇政府在2008年招商引资来投资建造农家乐,通过团队介入与街道办进行协商,争取到接近成本价格的补偿,后签订协议结案,农家乐被拆除;

  12.湖南常德,果园征收,委托时已经签订协议并领取部分补偿款,但征收方拒绝支付剩余部分,我团队介入后直接启动行政诉讼,起诉后与对方协商,支付剩余补偿款结案;

  13. 新疆阿克苏(11户),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,起诉征收决定后拜城县政府与当事人协商,其中8户签订协议结案,剩余3户诉求是可以不拆,合同到期后结案;

  14.浙江台州,土地征收,启动行政复议后与镇政府进行协商,后签订协议结案;

  15.葫芦岛绥中(9户),养殖场违法建筑拆除,当事人诉求是继续经营,团队介入后通过信息公开取得证据,证明涉案土地并非耕地红线范围内,后通过行政复议撤销了处罚决定书结案;

  16.江苏盐城(13户),五星街道办事处组织的自愿搬迁,补偿标准过低故未达成一直。后街道办利用施工围栏将13户当事人的门面房牢牢围住,导致无法经营。当事人诉求是不搬,律师介入后通过到现场调取证据,后与市、区两级政府进行沟通,最终撤销围挡结案;

  17.黑龙江鸡西,2016年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项目,因补偿数额未达成一直,故一直搁置至18年。团队介入后,通过信息公开取得证据证明16年存在征收项目且当事人房屋位于征收范围内,后以城子河区人民政府为被告,提起行政诉讼要求其履行征收法定职责,后双方达成一直签订协议撤诉结案;

  18.陕西安康(7户),土地征收,7户当事人房屋均建在自家宅基地上,征收方以房屋没有产权证为由告知按照违法建筑补偿,并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。团队介入后直接提起行政复议,撤销了行政处罚决定,后签订协议按照法定价格补偿结案;

  19.江苏盐城,土地征收,团队介入后通过信息公开调取了土地综合区片价格,向征收方提出协商邀约,最终按照团队计算的补偿总额签订协议结案;

  20.重庆大渡口,土地征收。因补偿标准过低未达成一直,大渡口区城市规划局遂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,团队介入后向区人民政府提起行政复议,复议决定法定期限届满前2天征收方邀请律师到大渡口进行协商,最终签订协议结案,补偿提高为4套房+80万。

  教育背景

  黑龙江大学法学本科

© 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2012-2021